当前位置: betway88体育 > 国际新闻 > 正文

辽宁“黑老大”获6.79亿国家赔偿 戴罪之人也能获

时间:2019-10-07 13:46来源:国际新闻
摘要:8月11日,辽宁省公安厅正式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返还袁诚家夫妇各项财物款约6.79亿元。这一数字,刷新了这个国家赔偿金额的最高纪录,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除了破纪录的天价赔

摘要: 8月11日,辽宁省公安厅正式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返还袁诚家夫妇各项财物款约6.79亿元。这一数字,刷新了这个国家赔偿金额的最高纪录,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除了破纪录的天价赔偿以外,本案还有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要素,那就是作为国家赔偿对象的袁诚家,不仅并非“ ...8月11日,辽宁省公安厅正式作出国家赔偿决定,返还袁诚家夫妇各项财物款约6.79亿元。这一数字,刷新了这个国家赔偿金额的最高纪录,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除了破纪录的天价赔偿以外,本案还有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要素,那就是作为国家赔偿对象的袁诚家,不仅并非“无辜”之身,而且还是罪行累累、货真价实的“黑老大”。被捕之后的袁诚家2010年,担任过本溪市政协委员和鞍山市人大代表的东北巨富袁诚家因为“涉黑”遭到刑事拘留。据调查,袁诚家本是辽宁本溪人。年轻时,他曾以马车夫、装卸工、个体运输等职业为生,1999年取得本溪偏岭第一铁选厂经营权后,又到鞍山及云南等地发展。2002年,与他人发生经济纠纷后,袁诚家找到因赌博输得倾家荡产的杜德福帮忙。杜德福带领手下兄弟投靠袁诚家后,为其摆平“黑道”的一切事情。随着人员增多,袁诚家身边渐渐形成了数十人参与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这个犯罪组织内部称袁诚家为‘老大’。‘老大’一个指令迅速出动,动辄数十人,携带枪支、砍刀、铁棒,打、砸、砍、杀。”警方介绍。警方侦查结果显示,2002年以来,袁诚家、杜德福采取非法手段,将触角伸向辽宁本溪、鞍山和云南香格里拉的矿山开采、选矿加工、房地产开发、房屋建筑等领域,至案发前,总资产累计达20亿元。在长达四年的羁押与调查之后,2014年1月,辽宁省营口市中级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袁诚家于2000年时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先后网罗20名社会闲散人员和释放人员,至2003年形成了“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的黑社会性质组织。经审判,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持有枪支等六项罪名,合并判处袁诚家20年有期徒刑,并判决追缴和没收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聚敛的财物及收益,其中包括袁诚家拥有的22家企业,企业账户存款1.4亿余元和30台车辆等。袁诚家不服上诉,但在一年的诉讼之后,2015年11月,法院对袁诚家的定罪和量刑维持了原判,这意味着,袁诚家的罪行彻底坐实,他被称为“黑老大”也毫不冤枉。然而,和一审相比,二审却在一个地方采纳了袁诚家一方的意见——法院认定,原判中17家企业财物及收益追缴和没收不当,应当予以撤销。辽宁高院判决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袁诚家的17家企业及其企业账户资金等,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及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具有关联性,将这些企业及企业账户资金、车辆及冻结资金、其他资金部分予以追缴、没收不当,判决由查封、扣押、冻结机关依法返还。这个关键之处的改判,为袁诚家此后争取国家赔偿,埋下了重要的伏笔。在一年半的准备之后,2017年5月,尚在服刑的袁诚家委托律师,依据《国家赔偿法》相关规定向办案机关辽宁省公安厅递交了37.3亿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5月15日,辽宁省公安厅出具凭证,表示已经接收袁诚家案国家赔偿申请材料,其中包括12页的赔偿申请书,75页的证据材料,以及共计874页的一、二审判决,该凭证落款加盖了“辽宁省公安厅国家赔偿专用章”。历时近3个月之后,辽宁省公安厅针对上述赔偿请求进行了查核,并最终做出赔偿决定。虽然舆论对此感到震惊,但事实上,这却并不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在此之前,大多数关心时事的公众,应该都已经对“国家赔偿”一词较为熟悉。因为在最近几年里,每逢冤假错案平反之时,这个词都会在舆论场上频繁出现。张高平、聂树斌、呼格吉勒图……每一起冤案在得到改正之后,都会随之产生一笔国家赔偿金,支付给被冤杀或坐过冤狱的受害者或家属。死后获赔268万元的冤案当事人聂树斌然而,我们此前熟悉的国家赔偿,赔偿的对象都是本来无罪,却被误判有罪的“无辜者”,我们很少听说罪大恶极的人也能获得国家赔偿,这一点本身就已经相当挑战普通人的习惯认知。更重要的是,以前我们听说的国家赔偿数额,最多也就是几百万,聂树斌获赔268万余元,就已经创下了冤案赔偿的记录——这还是受害者遭到冤杀的情况。而今天,一位黑老大获赔6.79亿“巨赔”,自然会伴随不小的争议。但是,民间争议毕竟只是民间争议,从法治的角度看待此事,这一结果并非坏事,“坏人”也能得到应得的赔偿,恰恰是依法治国精神的展现。其实,早在袁诚家刚刚提出赔偿要求时,法学界就出现了不少支持他索赔的专业声音。当时,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专家洪道德教授在采访中表示:在刑事案件中,对于被告人的财产查封、扣押和冻结都是手段,司法机关一般会采取上述手段对被告人的犯罪所得予以控制。但对于与案件无关的合法财产和收入,一经法院判决确认,就应该返还给被告人。而这些复杂的道理,在袁诚家的代理律师王殿学看来,可以总结成一句话:根据法律规定,申请国家赔偿并不需要等到无罪。这句话虽然出自袁诚家的律师之口,但却称得上是对有关法理“话糙理不糙”的精辟总结——能否申请国家赔偿,只与国家是否给受赔偿人造成了不合法的损失有关,而与受赔偿人的身份、状态无关。事实上,获得6.79亿赔偿之后,袁诚家并不感到满足,他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依然没有得到充分的补偿。为此,袁诚家对此结果提出了复议申请。复议申请主要有6项内容,其中包括返还16家企业及企业正常经营所产生的收益26亿元、返还钱款的利息应从扣押之日起计算、1亿余元的银行募集款及相关利息等。这是“狮子大开口”吗?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的。但在袁诚家和他的律师看来,这只是他应得的合法权益。而最终的结果,只能以司法裁决结果为准。

2012年,辽宁75人涉黑犯罪团伙在营口市中级法院受审。团伙第一被告袁诚家曾先后担任过本溪市政协委员和鞍山市人大代表,2015年其因6项罪名被法院终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2017年,没有提出申诉的袁诚家提起了国家赔偿,日前,他向当初的办案机关--辽宁省公安厅递交了37.3亿余元的国家赔偿申请。5月15日,辽宁省公安厅开具凭证,表示已经收取袁诚家案国家赔偿申请材料。

在重案组以往报道过的国家赔偿案件中,大多数当事人是在被宣告无罪后,申请国家赔偿。那么被判有罪并正在服刑的被告人,为何要提出如此高额的国家赔偿?被告人被判刑后,他的财产将面临怎样的处分,处分不当时有没有救济手段?今天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就带大家看看这起巨额赔偿案件。

图片 1

▲曾经担任人大代表的"黑老大"袁诚家。 视频截图

做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52岁的袁诚家出生于辽宁省本溪市。年轻时曾以马车夫、装卸工、个体运输等职业为生,1999年取得了本溪偏岭第一铁选厂的经营权,此后,他又到鞍山及云南等地发展,截至案发前,实际控制企业20余家。

在发迹过程中,袁诚家取得了沈阳工业大学在职研究生的学历,2003年他担任过本溪的政协委员,2007年当选鞍山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同时还当选为本溪慈善总会慈善助学先进个人,辽宁省抗震救灾捐赠突出贡献个人。

根据此前报道,2002年,因与他人发生经济纠纷,袁诚家找到正因赌博输得倾家荡产的杜德福帮忙。人称"小福子"的杜德福是一个无业游民,杜德福带领手下兄弟投靠袁诚家为其摆平"黑道"的一切事情。随着人员的增多,逐步形成了以鞍山金和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为依托,以袁诚家经营的"唐韵茶楼"、杜德福经营的"水云轩"歌厅为据点,袁诚家、杜德福为组织领导者,王开江等50多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据警方介绍,这个犯罪组织内部称袁诚家为"老大",称杜德福为"二哥"。他们在平时活动中一切听袁诚家、杜德福的指令。"老大"一个指令迅速出动,动辄数十人,携带枪支、砍刀、铁棒,进行打、砸、砍、杀。

以商养黑的同时,袁、杜涉黑组织更是以暴力开路,在鞍山和云南等地均私设了护矿队,以黑护商。

警方侦查的结果显示,2002年以来,袁诚家、杜德福采取"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等非法手段将触角伸向辽宁省本溪、鞍山市和云南省香格里拉县的矿山开采、选矿加工、房地产开发、房屋建筑等经济领域,疯狂敛财、扩张资本,至案发前,总资产累计达20亿元。

黑社会团伙老大获刑20年

作为有着"政治光环"的企业家,袁诚家及企业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并未被公安部门忽视。2010年10月,按照公安部的统一部署,辽宁省公安厅从各地抽调了158人直接成立了"10·05"专案组。11月11日当天,袁诚家在准备飞往美国前,于北京首都机场落网。袁诚家被捕后,其妻子谢艳敏、儿子、外甥、两个连襟均因涉案被捕。此后,袁诚家及其团伙共75人,两家涉案单位因涉嫌16项罪名被公诉至法院。

据指控,自2002年以来,袁诚家、杜德福等人采取"以商养黑""以黑护商"等非法手段将触角伸向辽宁本溪、鞍山和云南省香格里拉县的矿山开采、选矿加工、房地产开发、房屋建筑等经济领域,疯狂敛财、扩张资本,至案发前,总资产累计达20亿元。该团伙共组织实施故意伤害、寻衅滋事、聚众斗殴等多起严重暴力犯罪,致2人死亡,10人重伤,14人轻伤,21人轻微伤的严重后果。

2012年10月,以袁诚家为首的75人涉黑犯罪团伙在辽宁省营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该涉黑团伙共计被指控犯罪事实62起,整个案件涉及52名被害人,74名被告人委托的67名律师参加庭审。

2014年1月24日,营口市中院对袁诚家案行了宣判。法院以袁诚家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行贿罪6项罪名,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并判决追缴、没收该组织聚敛的财物及其收益,包括20余家企业,企业账户内的存款和企业车辆30台。

图片 2

▲终审判决对袁诚家的部分财产予以返还。 手机截图

终审判决返还部分财物及企业

案件一审宣判后,部分被告人提出了上诉。2015年11月24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维持袁诚家等人的量刑,对部分被告人减轻处罚,对七人宣告无罪。同时判决对袁诚家被查扣的部分财产予以返还。

探员从法院二审判决书看到,在判决书最后附有对袁诚家查扣财产的清单,其中8家企业及账户资金在被查扣之列,辽宁高院认为,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另外17家企业及其企业账户资金等,用于违法犯罪活动及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具有关联性。

辽宁高院认为将上述企业及企业账户资金、车辆及冻结资金、其他资金部分予以追缴、没收不当,判决由查封、扣押、冻结机关依法返还。

编辑:国际新闻 本文来源:辽宁“黑老大”获6.79亿国家赔偿 戴罪之人也能获

关键词: betway88体育 日记本 国家赔偿 也能